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第一次認識陳先云是在一份報紙上,她作為集團唯一下派的女干部扶貧工作結束歸來,寫了一份長達三四千字的工作感悟。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讀完的那一刻,我的眼睛不自覺地濕潤了。都說每一部作品都是作者的心血,那《天賜》不僅是陳先云的心血,還是她作為奮斗在一線的第一書記揮灑的汗水和內心的苦樂。
  這部小說沒有留守兒童文學常見的“賣慘”弊病,也沒有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指手畫腳,任意評判,而是盡可能忠實、客觀地呈現故事。但又并非照搬事實、直抒胸臆,更不屑人云亦云,而是加入了自己通過認真觀察、深入思考以及實踐驗證過后的審慎取舍、積極探索。
  作為曾經沖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工作人員,作者親眼看到過留守兒童父母身不由己的艱辛與無奈,也深切體會到國家反哺農村的決心及力度,看問題的角度、思考的深度自然異于蕓蕓看客。她用細致而精到的筆觸,用文學的語言展現給讀者一個個豐滿的人物、一幅幅生動的畫面和一段段獨具慧眼的意境。它像一塊璞玉,經得起讀者的一遍遍“琢磨”;又如一棵苦菜,咬一口立馬滋出令人心悸的苦澀,但細細咀嚼,就會慢慢回甘。
  整部小說建立在豐富的生活情感體驗之上,但并沒有為凸顯生活的真實性而放棄文學性,之所以打動人,除了語言魅力外,更重要的還有彌漫在字里行間的真情。作者自言:“我從農村走出來,很想重新回去看看在城市化如此迅速的當下,鄉村是什么樣子,我能為鄉親們做些什么。正是因為這種情結,我把他鄉當故鄉,拼盡全力工作。從村里孩子的身上,我看到了曾經的自己。”陳先云是這樣說的,也是這么做的,她在用文學守護初心。
  人們的生命長度是有限的,而圖書是無限的。作為一部兒童文學作品,《天賜》沒有僅僅把鏡頭對準學生,而是像一部電影,把孩子們的生活搬到了熒幕上。在農村孩子的生活里,沒有電腦游戲,沒有ipad,但是有下河游泳,有路邊打棗,有屬于農村、屬于很多人童年的回憶和樂趣。
  安徒生獎獲得者曹文軒教授曾經講述了一段自己在農村生活的經歷后說:這就是個人經驗,這是我們的想象力根本無法到達的地方,而這種個人經驗恰恰是文學所需要的經驗。陳先云在扶貧一線攻堅的兩年也恰恰如此,她的故事里的笑與淚、期望與困惑,甚至善良與丑惡,或許在那700多個日夜里,反反復復地在她身邊上演,在所有“第一書記”的生活中出現,這就是屬于她和一線干部的個人經歷,不是僅憑天馬行空的想象就能完整、生動地表達出來的。
  作者在后記里說:在那段難忘的日子里,我分享了村民和孩子們的快樂,目睹了他們的家庭不幸,但他們卻像麥苗一樣,經過嚴寒風雪,反而更加茁壯。這樣的精神也時時在書中體現,我想,這也是一部優秀的文學作品應該要擔負的時代重任吧。
       □馬屹南
 

上一篇:《二十四伎樂》:詩與史的精神對話

下一篇:返回列表

打麻将游戏下载 网络捕鱼游戏 我才是棋牌是易发游戏吗 澳门博彩娱乐有限公司 旺旺高手论坛三肖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九龙一码免费大公开 网络捕鱼游戏辅助工具 新上海麻将规则 闲来安徽麻将作弊器 大乐透玩法介绍 福彩3d数字对应码 河北快三奖金对照表 陕西11选5技巧 捕鱼大师手机版下载安装 湖南休闲游戏麻将下载 国标麻将与大众麻将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