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馬德林
       1983年9月,22歲的我和6個同學一起被分配到森調隊工作。深秋的夜晚,山林靜謐,偶爾會傳來幾聲狍子的叫聲,熟睡中的山鷹,便會抗議般發出凄厲的叫聲,把熟睡中的我嚇醒。我們居住的帳篷四處漏風,帳篷內取暖的大鐵爐里已看不見明火,帳篷里漆黑一片。我凍得哆哆嗦嗦,蜷縮在厚厚的被褥里,睡不著覺便開始想家。我想念家里溫暖的火炕、想念家中明亮的燈泡,以及帶給我無限歡樂的黑白電視機……
      突然間,聞到一陣燒土豆的香味,接著耳邊傳來隊長的聲音:“起來喝點酒熱乎熱乎。”
      在被窩里凍得一時半會也睡不著,不如起床跟隊長喝點兒酒熱乎熱乎。隊長對我們這些初出校門的年輕人格外照顧,他去帳篷外抱來干木半子填滿爐膛,我們7個便和隊長一起圍坐在鐵爐旁。此時,爐面上擺滿了香噴噴、熱乎乎的燒土豆。隊長拿來一瓶小燒白酒,我們幾個便對著瓶嘴,你一口我一口輪著喝,幾口酒下肚,渾身開始熱起來。我拿起一個燒土豆,扒掉外面的黑糊皮,露出里邊的黃嘎巴,輕輕掰開,土豆便露出白瓤,冒出香噴噴的熱氣來,咬上一口,甘甜綿軟,一下子就壓住了白酒的辛辣。
      “你們剛參加工作,條件艱苦要努力克服,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隊長說這話時,已經有些醉意朦朧。“我也是從你們這個年齡過來的,你們的人生道路還很長,不要畏懼困難。”寒冷的夜晚,我們在大山深處的帳篷里,吃著燒土豆,喝著酒,聆聽著隊長的教誨,至今想起那一幕依舊特別溫馨。
      土豆是大興安嶺家家戶戶長年必備的蔬菜。大興安嶺地區海拔高,適合土豆生長。每年5月份,家家戶戶男女老少齊上陣,挖地,運肥,拉犁豁溝,點種子。田間管理也簡單,苗出地面鏟鏟草,見苗高40公分就給土豆秧培土打壟,然后等著8月份秋收。收土豆時,黑土地里刨出的大土豆白花花一片,特別讓人喜歡。居住平房的人家,屋內都有菜窖,用于冬天儲備土豆,趕上土豆豐收年頭,有的人家能吃到來年夏天土豆發芽。土豆有很多吃法,炒絲、炒片、燉塊、炸條,燒著吃、烀著吃、掛漿吃……怎么做都吃不膩。用燒土豆就酒的吃法,還是我們隊長的發明。在深山密林,氣溫低下的深夜,一伙人圍著火爐吃著燒土豆,喝著小燒酒,談人生,談生活,別有一番風味。
       后來,我們隊長發明的燒土豆配酒,已成為我們小隊的夜宵專利。森調大隊機關供給站知道我們隊能吃土豆,每年冬天都會給我們隊多送來幾麻袋土豆,由此,我們隊的燒土豆配酒便有了名氣。
       現在,我住進樓房,已無法再燒土豆。然而,每當憶起當年剛參加工作那會兒,在工棚里圍坐在火爐前吃燒土豆喝酒時的情景,依然記憶猶新。

上一篇:我的家鄉呼倫貝爾

下一篇:返回列表

打麻将游戏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平版电脑单机捕鱼游戏 兜趣江西麻将安卓版 四川麻将平台 大嘴梅河口麻将 100送100真人百家乐4倍流水 内蒙古快3开奖查询 吉林11选5基本走势图 ewin棋牌官网 2元彩票网上海时时乐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 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双色球开奖结果 排列七开奖时间几点钟 516金蟾捕鱼下载官方 腾讯欢乐麻将咋玩的 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