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出麗江古城向西,50多公里,行至麗江市玉龍縣石鼓鎮,登高望遠,“長江第一灣”赫然就在眼前。與“江流到此成逆轉,奔入中原壯大觀”同樣令人驚嘆的,是江邊綿延數百里的柳林,它們如同一條綠色的飄帶。
  人們慣常說“無心插柳柳成蔭”,但金沙江邊郁郁蔥蔥的柳林,卻凝聚著幾代“有心人”的汗水和心血。石鼓鎮林業工作站站長和朝明,就是“有心人”里的中堅力量,8年來,他帶領群眾在江邊種下10萬余株柳苗,用一抹抹新綠,為長江上游的生態環境保護“添磚加瓦”。
                                                         “有心插柳”10萬余株
  4月,幾場小雨下過,和朝明盤算著再組織一次種柳。早在今年1月,他就地取材,已砍好了大量柳枝,并泡到江水中,使其充分吸收水分,長出根系。泡好的柳苗,植樹節前后種了大部分,眼下還剩一批。
  今年40歲的納西族漢子和朝明,是土生土長的石鼓人,本職工作是護林防火。2012年,他組織林業系統的黨員在金沙江邊試種了100多株柳苗,成活率還不錯。次年,他開始號召黨員干部、護林員、村民、學生等,在金沙江邊大規模種植柳樹,至今已有8個年頭。
  幾個電話打過去,不一會兒,種柳的人工就安排妥當了。“一說到種柳,鄉親們的積極性還是很高的,來30多個人,一早上就能種完!”
  “每個人開多少工錢?”聽到記者問,和朝明笑了起來,連連擺手,“沒有工錢,大家都是義務的。”
  約定種柳的當天,一大早,村民們就聚集到村活動室門口,開拖拉機的、扛鋤頭的,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向金沙江邊開進。
  金沙江與村子之間,是大片的農田,路上和朝明回憶起了1998年金沙江洪水泛濫的情景,當時沿岸大片農田被淹,和大多數村民一樣,家里收入斷了。“當時我和哥哥在縣城讀書,父母連學費都拿不出來,到處借錢。”少年時期的窮困經歷,成為和朝明種柳的一大緣由,“柳樹易于栽種、成活率高、長勢快,能起到防風固土、抵御洪水的作用,從近的來說可以保護農田,從遠的來說可以改善生態環境。”
  說話間,金沙江邊到了,和朝明趕到前頭,帶領鄉親們來到他浸泡柳苗的位置。一行人把柳苗搬運到和朝明提前找好的一塊沙地上。沙地距離江邊約900米,一趟下來,鞋子里全是沙。
  種柳正式開始,性格溫和的和朝明,突然變得嚴格起來,“你這個坑挖得不夠深啊,至少要1米!”“行距太寬了,3米左右,重新來!”
  對鄉親們嚴格,是因為江邊種柳實在不易,“旱季風沙大,雨季又容易漲水,風一刮、水一沖,可能就把柳苗帶走了,我們必須把前期工作做好,提高它們成活的概率。”和朝明告訴記者,剛開始種柳的那幾年,柳苗被沖走的概率特別大,尤其是2014年,好幾千株都沒能活下來。好在幾年堅持下來,情況逐漸好轉,“前幾年種下的柳苗長起來,起到了一定的防風擋水作用,后面種的柳苗成活率自然就提高了。”
  8年來,和朝明帶領黨員干部、護林員、村民、學生等,在石鼓鎮金沙江沿岸,種下了10萬余株柳苗,“保守估計,成活下來有五六萬株。”
                                                          護得江邊綠柳終成林
  石鼓鎮采訪期間,種柳結束后,我們跟隨和朝明和老鄉們,沿著江邊的柳林走了一段。郁郁蔥蔥的柳林里,除了近幾年種下的“新樹”,還有少量樹齡超過30年的“老樹”,這些樹,又是何人所種呢?
  和朝明告訴記者,村里其實一直就有在江邊種柳的傳統,他從當天上午參加種樹的老鄉中,拉出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他是我表叔,也是原來的老村長,這些樹應該就是他帶著種的。”今年70歲的和紹武老人回憶,上世紀80年代,為了保護農田,村子里在金沙江邊壘起江堤、種植柳樹。
  進一步了解下來,我們發現,在玉龍縣金沙江沿岸,老一輩的種柳人還有很多。龍蟠鄉的和自寬,自1969年就開始堅守金沙江邊,20年如一日守堤、種柳;巨甸鎮的張曉桐,上世紀70年代開始組織群眾在金沙江邊大規模種植柳樹,配合筑壩導流工程,建起了一道綠色屏障……
  老一輩種柳人,不僅留下了豐富的種植經驗,他們的精神也鼓舞著和朝明這樣的后輩,“聽老一輩講,他們那個時候種柳樹,連農具都湊不夠,有些人甚至把家里的飯勺都拿來了,人挖手刨,一天最多種三五棵!我們現在有這么好的條件,為什么不堅持種下去呢?”
  從老一輩手里接過種柳任務的和朝明,也在有意識地向下一代傳遞“接力棒”。近年來,每次種植柳樹,和朝明都盡量把上小學的女兒帶在身邊,他也多次聯系附近的學校,邀請學生們一起參與種樹。“讓孩子們從小就有環保的意識,知道要保護好金沙江,要守護好這片來之不易的柳林。”
  據統計,截至目前,金沙江流經玉龍縣境內的巨甸鎮、石鼓鎮、龍蟠鄉等9個鄉鎮,沿江一共種植有柳樹310.8萬棵,占地面積達11.66萬畝。郁郁蔥蔥的柳林,不僅實現了老一輩種柳人保護良田的樸素愿望,也為“長江第一灣”增添了一抹美麗的綠色。
  采訪當天,種完柳樹不久,天空下起了小雨,這也是和朝明最喜歡的天氣,“下雨有利于柳苗生長,但不能太大,太大江水一漲又怕被淹,小雨剛剛好!”和朝明告訴記者,他計劃再用五六年的時間,把石鼓鎮金沙江沿岸適宜植被生長的地方,都種上柳樹。
       □念新洪

上一篇:故鄉河畔的水鳥———白鹡鸰 

下一篇:返回列表

打麻将游戏下载 江西时时彩官方网 516棋牌游戏完整版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美人捕鱼 江苏66无锡麻将 炸金花棋牌游戏赢钱的 加拿大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甘肃快3最新形态走势 福彩3d计划在线计划高手 南京麻将老三番算法 贵阳麻将如何算牌 福建棋牌下载 二尾中特在哪个网站 36选7中奖规则及奖金 公牛vs太阳